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日本首富换人优衣库柳井正、软银孙正义败给了隐形富豪滝崎武光

2023-12-25 行业动态

  【海底商业奇谈】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海底青年】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没有经过授权,禁止转载。

  日本最近发生了一件跟普通人无关的“小事”,滝崎武光取代优衣库的柳井正成为日本新任首富。

  奇怪的是,连很多日本人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甚至连滝崎武光从事什么行业都不清楚。

  这个低调的富豪曾说:“不要创造客户想要的东西”。因为他创办的电子传感器制造企业基恩士,数十年来的竞争对手只有自己。

  由于日经225指数准备把基恩士纳入其中的消息传出之后,这家企业股价暴涨96%,顺带着让持有基恩士21%股份的创始人滝崎武光,超越了优衣库的老板柳井正,成为新一任日本首富。

  滝崎武光今年已经76岁,事实上,他和64岁的孙正义、72岁的柳井正已经在日本富豪榜上盘踞了数十年之久。

  如果不是因为柳井正和孙正义犯下的错误,这个从不为企业宣传的富豪,还能继续隐身在日本社会。

  2019年的最后一天,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对外宣布卸任软银的外部董事,和孙正义分道扬镳。

  为此,软银发言人特意召开发布会解释道:“辞职由柳井正提出,因为他想专注于本业”。

  而迅销方面也给出了类似的解释,称柳井正“为了拓展海外业务以及强化国内业务基础,辞任是希望能专注于本业”。

  柳井正和孙正义这两个日本企业家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创业起家,一样眼光独到,一样目标明确。两人创办的公司迅销和软银都在1994年首次上市。

  迅销的证券代码是9983,软银的证券代码是9984,只差一位。相差八岁的年龄,让两个人的关系“亦师亦友”。

  2001年,柳井正应邀任软银的外部董事。对于孙正义在经营上的问题,柳井正会直截了当地提出异议。

  “他对软银以往的收购案基本都持反对意见”,孙正义2018年在软银业绩说明会上提到“每次董事会议上,尤其是在WeWork问题上,柳井正都批评我。”

  唯一能“骂”孙正义的这个人离开了软银后,孙正义“想拿下全世界”的壮志雄心就没人可以提出反对意见了。

  2019年,迅销在越南和印度等四国为优衣库开辟了新的市场。2020年迅销不仅接着来进行海外扩张,还接连在日本国内新开大型门店,希望可以提振日本的销售额。

  2001年,优衣库经历在日本的加快速度进行发展后,直营门店有500多家,开始向海外扩张。不仅在中国设立子公司,还在伦敦开出第一家海外门店,柳井正当时定下的计划是:在英国“3年开出50家店铺”。

  “企业失去了以往的冒险精神,已经染上了大企业病,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倒闭。”面对这一危机,柳井正决心复出,回到经营的第一线,开始优衣库的第二次创业。

  嗅觉敏锐的柳井正迅速修正了失误。2003年,优衣库宣布关闭16家英国的门店,集中资源重建剩下的5家店。在上海开店时,也吸取了教训,先开2家店,盈利后再慢慢扩大规模。

  2005年,柳井正还关了2家在中国亏损的店铺,尽管当时中国大陆只有7家门店。

  按照这种稳健的经营风格,迅销在海外市场的销售额逐渐超过了日本地区。而优衣库在中国的门店数也超过700家。

  2009年8月的年度决算,优衣库的出售的收益和利润分别达到6820亿日元和1080亿日元,实现了“增收增益”的目标,在金融危机中逆势崛起。同年,柳井正以61亿美元的身价被《福布斯》评为日本首富。

  即使是2015年北京三里屯优衣库门店因为两名顾客在试衣间发生的不雅事件,优衣库的经营依然没受到重大挫折。

  和稳扎稳打的柳井正不同,在国外学过经济的孙正义擅长并购和投资,不怕冒险。

  这也成了柳井正与他分道扬镳的线年,孙正义将目光瞄准了互联网行业,他成立了两只10亿美元的风险基金,向刚刚成立的雅虎先后投入3.6亿美元。那时的雅虎是一家还没有一分钱利润的网络公司。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疯了。

  但没用几个月,事实就让人们开始佩服他。雅虎于1996年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市值曾一度达到250亿美元,孙正义卖了手中股票的一小部分就换回了4.5亿美元。

  100倍的收益,让这次投资成为华尔街的一个经典案例,很多风险投资家都愿意用它拿来给自己打气。但孙正义放出豪言:雅虎只是一个开头。

  果然,在之后的一年里,孙正义投资并控股的公司就达到300家,而这一些企业清一色地与互联网有关。

  1999年,孙正义和马云只谈了10分钟,就决定拿出2000万美元投资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上市后,孙正义获得了巨额回报。阿里巴巴成了他最成功的一次投资。

  在访谈节目中,孙正义讲了他一夜暴富的故事:“在20年前互联网革命的时候,我只花了3天的时间,就超过了比尔盖茨的财富,变成了世界第一富豪。我个人的财产1周涨100亿美元,但是3天就结束了,软银股价在1年内跌了99%,2000亿美元跌成了20亿美元。”

  即使有不成功的案例,但孙正义的投资逻辑却从未改变。他所有的方式几乎都一样:投资一家在某一方面领先的公司,然后把它推到长期资金市场上去并少量套现,套现额以收回投资所需成本并有一部分投资利润为度,然后用投资收益进地再投资,再套现。

  这个做法既体现了他“长期投资互联网”的战略,又在总体上有效地控制了投资风险。

  尝到甜头的孙正义不仅买下Sprint公司,收购英国半导体公司ARM,中国几乎很大一部分互联网公司的投资人名单里,几乎都有软银的影子。盛大网络、阿里巴巴、雅虎、新浪、网易、8848、当当网、UT斯达康、携程、263集团、人人网。

  2011年2月15日,网络电视PPTV(原PPLive)接受日本软银2.5亿美元注资,创下2006年谷歌收购Youtube以来,全球视频行业顶级规模的一次融资。

  2017年,60岁的孙正义更激进了。他筹集千亿美元建立愿景基金,开始大手笔投资初创企业。基金的投资范围涵盖人工智能、物联网、共享、医疗健康等众多领域。孙正义一下子成为全世界私募市场的搅局者。

  远景基金的策略是:确定一家要投资的初创公司,推动其创始人进行积极扩张,从不断膨胀的估值中获利。

  柳井正直言不讳地公开批评孙正义转向愿景基金的做法。他还对媒体表达了对孙正义的期待:“我希望他能以企业家的身份而不是投资者的身份获得成功。”

  2019年,孙正义重金押注的WeWork上市失败,估值从470亿美元迅速跌到78亿美元,Uber也陷入巨额亏损,股价跌跌不休。愿景基金亏了89亿美元。

  最新季报显示,2019年9月,受到拖累的软银亏损65亿美元,是14年来首次季度亏损,孙正义的激进投资方式开始受到质疑,连贷款给他的日本银行们也开始不停电话联系,确认孙正义的健康。

  为了解决危机,孙正义没放弃WeWork,而是选择赶走了他认为不靠谱的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然后对WeWork追加投资50亿美元。

  2019年,在投资说明会上,孙正义低头为WeWork的投资失误道歉。他承认:“这是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

  2020年1月2日,柳井正以307亿美元的财富位列日本首富。孙正义排第三,身家只有156亿美元,被滝崎武光超越。

  互联网上找不到基恩士的业务说明书,也没有一点关于滝崎武光的公开演讲。完全被包裹在神秘的面纱中。而且由于滝崎武光觉得没有必要将名称出售给消费者,因此连电视广告也从不投放。

  1974 年,滝崎武光从兵库县立尼崎工业高中毕业后,他就职于一家外资工厂控制设备制造商。

  几年后选择创业,“第一次创业时,我担心破产。第二次挑战也以失败告终。”

  创建企业Reed Electric时,滝崎武光29岁,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创业,这家企业就是基恩士的前身。

  70 年代初的丰田汽车遭遇了一次重大事故,在生产线上,生产模具因为机械故障而导致破裂,这个故障的重现率很高,丰田的工程师们都没有很好地解决办法。滝崎武光从在丰田工作的朋友口中知道了这个信息后,立刻开发了一款传感器。

  成为丰田的供应商后,基恩士成为了自动化传感器领域的专家企业,以此为契机,滝崎武光通过直接销售工厂自动化所需的工厂自动化传感器,逐渐站稳脚跟。同时转型为替各厂商定制开发高的附加价值的传感器。因为技术过硬,他已经不需要听取厂家提出的需求,就能制作出更理想的方案。

  这也是他把“不要生产客户的真实需求的产品”作为经营理念的重要原因。成为技术密集型企业后,基恩士放弃了最早制作自动线材切割机的业务,转身开始替各大公司可以提供自动化定制服务。1986 年,企业名称正式更改为KEYENCE。这一个名字来源于钥匙以及科学的组合。

  第二年,基恩士在大阪证券交易所第二部上市,三年后获得证券部门核准,升格到东京证券交易所第一部。

  基恩士的利润率为 销售额的50%,如此之高的利润,让基恩士成为仅次于丰田的日本第二大企业。为实现这个目标,他不仅舍弃掉了不赚钱的所有业务,还省略了中间商,由销售团队非间接接触厂家。而公司里,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人员都和销售有关。

  2007年,基恩士的年度平均年薪为 2,111 万日元。相当于超百万人民币的年薪,即使在经济发达的日本,也成为几乎人人羡慕的高薪企业。到了2020年,除了薪资外,滝崎武光再次提高了职工的待遇,要求将基恩士10%的收入分配给员工,每年必须发放4次奖金。

  滝崎武光说:“我们一定要把利润的大备份繁华给我们的员工。”“这家企业要向员工提供更高的薪水,让他们努力工作而无需在意是否能留下没有必要的回忆。”

  2019年,孙正义开始筹备第二只千亿规模的人工智能基金。因为他看好人工智能,所以坚持着自己的老观点。

  “20年前,当我投资网络公司时,人们说这是一个泡沫,但现在,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中有七家是网络公司。”

  这一点和柳井正的想法是一致的。柳井正说过:“你可以一胜九败,但不容许一蹶不振的失败。”

  自今年年初以来,基恩士的股价上涨了96%,市值达到约1670亿美元。彭博财经的标准,它现在是日本第二大上市公司,仅次于汽车巨头丰田。

  与此同时,柳井正今年身价暴跌了97亿美元,相当于损失了约22%的个人财富。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的股价今年累计下跌了18%。软银集团CEO孙正义则以净身价269亿美元,在日本富豪榜上名列第三。

  无论是稳健的柳井正,还是激进的苏正义,都输给了靠一件产品就成为首富的滝崎武光。

  三人现如今的身价排名,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也反映出制造业、零售业和互联网行业在日本的未来。

  不过,他们也绝对想不到,即使是三个人最巅峰时的身家,也比不过最近官司缠身的中国企业家许家印。

微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