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日本经济坠入深渊了吗?你被骗了

2024-02-11 新闻中心

  感觉挺耸人听闻的,跌了将近30%!该怎么正确理解这一个数字呢?它是年率换算下来的数值,假设这一势头持续1年后换算成年率为下滑27.8%。而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GDP比上季度下降7.8%。

  也就是说,如果整个经济情况一直持续4-6月这个势头一年,全国的GDP才会下跌到27.8%。实际的GDP比前期其实是下跌7.8%。

  今早就看到很多媒体在对日本GDP做文章,什么“基本抹平安倍经济学的所有增长”,还不忘提一嘴安倍今早去医院检查的事,看上去似乎日本的情况岌岌可危。

  但美国、欧洲,这些比日本疫情更严重的国家,管控更加严格的情况下,经济表现又怎么样?

  美国年率下降32.9%,欧元区19国下滑40.3%,这些数字都创纪录了。所以,经济萧条并非日本一家。

  考虑到在今年第二季度,日本因为疫情全国进入了“紧急事态”,人们被要求在家里办公,学校放假,有超过100个国家的人员被禁止入境……这段期间,有不少企业因为疫情限制而被迫倒闭。

  其中就包括一个在东京练马区的知名炸猪排店。该店的店长本来要做东京奥运会火炬手,因为疫情接踵而至的变故,生意没了,火炬手也做不成了,这位刚过中年的男人实在想不开而选择自杀,让人不禁唏嘘。

  根据NHK的数据统计,第二季度拖累日本经济的重要的因素是出口大幅度减少、个人消费减少和设备投资减少这三个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海外需求出口的下降。

  日本是出口导向型经济,它有很强的、效率极高的生产线,和全球化布局的工厂,所以能生产出超出本国需求大几倍的产量。其中最大的收益来源就是汽车,丰田、本田这些日本在全球知名的汽车企业为本国经济带来了巨量的收益。

  但是由于新冠疫情,首先是这些集团设在全球各地的工厂被迫停工,再到各国疫情日趋严重的趋势之下,人们减少原定的消费计划,所以整体的需求大幅下降。

  不过丰田还是那个丰田。即使面对这么严重的疫情影响,丰田8月6日发布的第二季度财务报表显示其仍保持盈利,净赚1588亿日元(全球除了丰田,大型汽车企业全部亏损)。

  全球化结构中的一荣俱荣,一惨都惨就反映出来了,作为对日本投资最多的欧美两个地区经济大幅度下滑,日本也就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其二,就是赴日游客数量骤减导致消费减少。我们公号的情报也持续有追踪,4~6月赴日游客数量是骤减了99%以上。一些专营海外市场的日本药妆店的收入在此期间大幅下跌:

  日本松本清控股8月11日公布的2020年4~6月的合并财报显示,纯利润是38亿日元,同比下降41%。随着新冠疫情扩大,以东京都心店铺为中心,入境(访日外国游客)需求下滑。

  苏宁旗下的LAOX这个主打外国市场的药妆品牌也遭殃。其财报也显示,2020年上半年,LAOX的最终损益为亏损139亿日元(上年同期亏损31亿日元)。

  再来是因为人们的出行受限,外食、外出购物消遣的人数大幅度减少,个人消费减少8.2%,是1980年以来的最大跌幅。在帝国数据的同居中,受疫情影响倒闭最多的就是餐饮店,截至8月14日已达到60家。

  而跟我们业务相关的住宅投资这一季度的影响并不是非常大。0.2%的这部分减少主要是因为人员出行受限交易量下跌,以及工地复工难导致的。

  在我们以往的数据追踪来看,虽然成交量减少了,不过价格变革却不大,新房反而还涨了不少。进入6月,二手房的成交价也恢复上升。而刚刚公布的7月数据则将这个成交价的涨幅扩大,成交单价上涨4.7%。

  可以从帝国数据的这张表中看出,从3月31日到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这期间,有297个公司因疫情影响而倒闭。

  但进入8月以来,随着日本政府的补助相继到位,加上日本也在6月初解除了紧急宣言,破产公司数减少幅度很明显:

  虽然现在日本的疫情又反扑,但现实情况是:超过半数确诊的人是年轻人、轻症。

  病毒的传染力提升了,不过考虑到死亡率和重症率都在下降,跟第二季度直接停摆经济所带来的损失比起来,日本政府会再度宣布进入紧急事态的概率很低。

  所以,基本上能预见:第三季度日本的经济将会改善。那些媒体说日本惨,有点为时过早。

  疫情期间,人们宅家出不去,游戏就成为了人们消遣的必备。而任天堂凭借自己的一双爆款游戏——《动物森友会》、《健身环大冒险》,加上供应链上复工问题导致的产品供应跟不上需求,硬生生把自己的游戏手柄“炒到”了五倍的价格。

  直到现在,任天堂的手柄仍然一机难求,二手价高于新货。任天堂的业绩表现也因此非常亮眼,盈利为3523亿日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1.1%,也有大量现金流入这家公司。

  除了任天堂,日本软银集团公布的2020年4~6月合并财报显示,纯利润是1.25万亿日元(约818亿人民币),同比增加11.9%,创财季新高。

  日本有不少企业利用松下幸之助的“水库法则”在经济好的时候储存了大量的现金,这在疫情中就起到了关键作用。

  日本知名财经杂志《东洋经济》刚刚发布了一个2020前半年日本企业账上现金状况的报告,前三名分别是索尼、任天堂和专做半导体硅、聚氯乙烯等原材料供应的信越化学工业集团。

  这三家账上的现金净额分别是18851亿日元(约为1233亿人民币)、12167亿日元(约为796亿人民币)和10644亿日元(约696亿人民币),皆超过了1万亿日元,形成了超大的护城河。

  在前十名中,排在第四的基恩士、第六的迅销集团(优衣库母公司)、第八的发那科,也都是代表日本企业形象的大手企业。

  经历过上世纪末的那场资产大幅缩水的噩梦后,日本企业养成了不爱贷款爱存钱的习惯。

  疫情来袭,各国有不少有名的公司相继倒闭,但这些“爱存钱”的日企,则能在应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疫情时迅速恢复,并成为“后疫情”时代的极具发展的潜在能力的企业。

  拥有大量优质企业的日本,加上此消彼长的态势,是日本资产仍然极为稳定的原因。

  虽然第二季度的GDP表现疲软,但是进入第三季度的日本,投资活动在恢复。期间日本接收了不少来自美国的投资,而日本企业也凭着新冠疫情“抄底”美国资产。

  那个斥重金投资日本房产的黑石集团,在今年7月加码投资日本,从大和房屋工业公司收购日本的四家物流设施,收购总成本约为550亿日元(约36亿人民币)。

  美国大型投资基金凯雷投资集团将对日本企业投资超过1万亿日元(约650亿人民币)。此前,凯雷投资集团于3月成立了专门面向日本企业的2580亿日元(约168亿人民币)基金。

  反向投资则是日本著名便利店7-11的总公司柒和伊控股,8月3日宣布收购美国石油冶炼公司旗下的并设便利店的加油站,收购额约为2.2万亿日元(约1451亿人民币),逾2万亿日元(约1319亿人民币)的收购额在新冠病毒疫情扩大后变成全球最大规模。

  7月29日,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将日本长期外币债信评级展望由稳定调降为负面,但维持其评级“A”不变。

  所以,GDP只是个数字,安倍不舒服只是个新闻,你看到了水上的这一些状况,而水下暗流涌动的资本世界,你也需要看到。

  疫情是灾难,却也有一些机遇。我们是日本房产“捡漏”的捕手,为你紧盯日本的楼市变动,并寻得不错的投资机会。

微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