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品中心 > 回收伺服驱动器

当年轻人瞄紧二手电子科技类产品

  “988元买的64G的iPhone8P,到现在依然能打;1280元买到的9成新128G的iPad,做学习笔记、看剧或偶尔剪辑视频,都很够用……”

  小红书ID为“Hey!瑶瑶”的用户在“适合学生党的二手苹果设备分享,但是续航不算很好,需要一天两充。作为备用机8p和iPad2018对于学生党是足够了!”的视频中,详细的介绍着自己购买二手3C好物的经历。

  从视频内容来看,尽管有着为某电子商务平台做广告的嫌疑,但依旧收获了7.4万的点赞、2.4万的收藏和近400条的评论。

  事实上,不仅上述视频,现如今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与“二手手机”“二手电子科技类产品”等相关的帖子、短视频均有着较高的关注。

  据飞瓜数据“商城热词榜”显示,今年6月,以“二手手机”为关键词的搜索增幅高达16186%,成交指数超过28.9w。除了手机外,无人机、智能手表、小家电等3C数码品类词也出现在搜索榜单前列。

  与此同时,二手电子商务平台的数据也同样“好看”。爱回收和转转集团披露的数据分别显示,“618”期间,前者3C数码一站式以旧换新成交额同比增长103%,后者手机订单同比增长44.98%。

  对此,服务机构消费赛道分析师任任分析道,二手电子科技类产品出现波动,和消费呈现的两极化有一定关系,“比如,最近各大奢侈品品牌纷纷涨价,但消费者依旧一包难求。另一方面,中产消费者的消费能力越来越趋于理性,而手机又是一个很典型的品类。”

  任任指出,“目前来看,换手机较为频繁的基本盘年轻人比较多,这一群体的消费能力不太足,此时便会出现,之前换手机可能都是换新机,但现在会转到二手手机。”

  燃次元在文章《二手手机攻下年轻人》中也提到过,35岁以下用户消费占二手手机销量74%。白领、小镇居民、学生是三大购机人群,学生对手机性能、款式要求高,但因经济实力有限,有品质保证的二手手机是其青睐的选择。

  “但这只是需求端的变化,当然供给侧也会有一定的推动力。”任任补充道,手机市场出货量的数据呈下滑趋势,但在线下手机门店的成本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就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二手电商或者二手电子产品这门生意中来,从而推动这个行业往更合规的方向发展。

  如任任所说,CIC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二手消费电子交易市场规模达1.886亿台,预计到2025年达5.458亿台,2020-2025年CAGR(复合年均增长率)约为23.7%。预计到2025年,市场交易规模达9673亿元。

  不过,在任任看来,尽管市场潜力大,但现阶段我国二手消费电子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

  “行业标准的缺乏、买卖双方的不信任,以及成本的控制等,尽管行业头部玩家在奋力解决,但目前来看,仍是困扰行业的顽疾。”任任直言

  90后的盖世在前不久刚刚买了一部二手手机,其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的爸爸体验一下iOS系统、“他之前一直用安卓手机,但我们全家除了他都用苹果,就想也让他体验下苹果手机,如果觉得使用的很流畅,那下次也给他换苹果手机。”

  就这样,盖世花了2900元在二手电商交易平台买了一个iPhone,“9成新的手机,质量没有什么问题,用起来很流畅,主要是性价比高。”

  盖世表示,自己不仅买过二手手机,也卖过好几部自己不用的产品,“我用回收平台比较多,当然也在手机维修门店卖过。就我个人经历,不知名的维修店的收购价格,要比大平台高一些。”

  霉霉告诉燃次元,2022年,自己本想买一个便宜的新手机当成备用机,“一次逛街,我无意间看到了二手电子产品的售卖门店,就进去转了转。然后发现,一部看着不错的二手手机,竟然只要几百元,在自以为检查得很仔细之后,我就买了一部。”

  只不过,买回去只用了一天,霉霉就发现手机的整体使用感很差,“后来一位比较懂手机的同事告诉我,我这个是所谓的翻新机,建议我去退货。”霉霉回忆,再三犹豫下,自己还是鼓起勇气来到了门店,“可能门店老板也知道自己理亏,比较顺利地就给我退了。”

  对于霉霉的遭遇,多年从事电子产品上门维修、回收等业务的疯牛科技创始人张铭扬直言,目前整个二手电子产品市场最大的难题,依旧是买卖双方难以建立的信任问题。同时,随着行业的不断成熟,质检的机制也尤为重要,“毕竟买卖双方都比较害怕吃亏。”

  张铭扬告知燃次元,入行近10年,身边有慢慢的变多的朋友会去二手平台上售卖自己用不到的电子科技类产品,而购买这些产品的,则主要以年轻消费者为主。

  即将升入大三的汪洋也是二手电子产品市场中的“活跃分子”,但与盖世和霉霉不同,汪洋是一位卖家。

  汪洋告诉燃次元,大学伊始,自己在陪大学室友去卖手机时,无意间发现在二手市场,手机的价格还不错,“2021年夏天,高中毕业后的我买了一部小米11Pro。然后不到一年,小米12Pro就发布了。”

  汪洋回忆,虽然当时自己就很喜欢也很想换小米12Pro,但因为买手机的钱都是从生活费里节省出来的,因此,如果不卖掉旧手机的话,生活费就会不够用。

  “就在我想着怎么节省开支才能买到心仪的手机时,突然就想起了之前陪室友一起卖手机的经历。于是就想着去试试,先卖掉小米11Pro再买新的。”汪洋告诉燃次元。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卖了2300元,因为这个价格特别符合我的心理预期。我也因此逐渐爱上了在二手平台售卖自己闲置的电子产品。”

  一位爱回收门店的工作人员也告诉燃次元,来门店咨询或者买卖二手手机的消费者,年龄主要集中在20-40岁。

  “在这个群体里,偏年轻的消费者又比较多。以这个店为例,目前来看,线上和线下的占比其实差不多,门店一般就是辐射周边群众,不少消费者第一次来询个价,可能第二次来就会带着产品直接来了。”

  CIC用户调研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在质量有保障的前提下,约90%的用户愿意考虑购买二手电子产品。而在同价格段产品中,60%以上的用户愿意选择有品质保障的高端品牌或更高档的二手产品,而非相对低端品牌和低档新机。

  汪洋就告诉燃次元,除了手机,自己还卖过游戏机,“虽然二手电子的价格很有吸引力,但我却不太会买二手产品,毕竟不是所有卖家都线后菲洛是二手交易买卖平台的老卖家,她在二手交易平台卖过的产品种类主要集中在囤货过多的彩妆和小的电子科技类产品。

  “2016年,我卖的第一个小的电子科技类产品是手环,之后陆续卖过智能网络摄像机、联想手机、机械键盘、小米口袋打印机等,现在正在出售的还有一个便携式的蓝牙音箱。”

  “当然我也买过二手电子科技类产品,如投影仪、游戏机以及游戏卡。”罗菲坦言,为了在购买的过程中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纠纷,自己一般都是选择同城卖家,然后面对面交易。

  如上述消费者所说,燃次元在爱回收官网首页看到,其回收的产品包括但不限于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智能手表、耳机/耳麦、游戏机、投影仪、摄影摄像器材等。

  不仅是爱回收,在位于上述爱回收门店的同一商场内,燃次元还看到了闲鱼的线下门店。

  不过,与线上的综合性平台不同,该名称为“闲鱼宝盒-数码服务店”的线下门店,针对性更强,服务范围包括数码回收、数码配件、手机维修、二手优品、以旧换新等。而在工作台尤为显眼的地方,赫然立着“高价回收-手机、平板、笔记本、黄金、奢侈品”的牌子。

  对此,IDC中国高级分析师郭天翔强调,与欧美市场相比,中国的二手3C市场依然处于一个初级阶段,不论是市场的完善度,还是消费者的接受程度都还不高,“不过,虽然处于初级阶段,但是中国的二手3C市场一直保持一个增长趋势。”

  郭天翔进一步分析道,一方面,在过去3年,不少消费者的电子产品预算受影响,因而更加关注二手市场。

  另一方面,则是近几年消费电子产品,尤其是安卓操作系统的产品,如手机,平板等,产品质量在不断提升,系统流畅度也明显提升,很少出现以前那种2年就会严重卡顿的使用体验,所以更多消费者除了苹果的产品之外,也有了更多选择。

  “最后,目前电子产品,尤其是高端产品的价格越来越高,但是二手产品的价格会有明显下降,尤其是一些使用频次很高的产品,性价比较高,也比较值得选择。”郭天翔表示。

  张铭扬亦告知燃次元,过去3年,受客观条件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二手电子产品在性价比方面有了一个大的提升。

  “此外,不仅是线下门店,包括闲鱼、转转、爱回收等二手电商平台的发展,对整个二手设备的交易也有着非常强的决定性作用。”

  数据也佐证着张铭扬的看法。《2022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市场数据报告》显示,2022年二手电商渗透率为33.32%,同比增长10.33%,增速波动明显。

  而另一组来自CIC的垂直预测则提到,从渗透率来看,我国消费电子二手交易渗透率较低,2020年我国二手设备交易渗透率(计算方式为:二手设备交易数量除以流通设备总数)仍低至3.7%,但预期到2025年将增长至9.7%,这意味着二手设备交易市场具有巨大的增长潜力。

  万物新生(爱回收)集团财报显示,2022全年,公司总收入同比增长26.9%达到98.7亿元(人民币,以下未标注则同),non-GAAP经营利润为690万元,non-GAAP净利润为5084万元,首次实现了non-GAAP层面全年盈利。财报对此解释道,这主要得益于爱回收线上和线下渠道二手消费电子产品的销售额增加。2022年,平台全年二手商品交易量达3200万单。

  此外,除了较大的平台,“小而美”的线下回收门店也慢慢的变多。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燃次元,

  郭天翔同样表示,正是由于这个市场的完善度依然不高,很多方面缺乏规范和标准,所以一些低线级城市的用户会往往选择自己更加相信熟悉的线下门店。而很多消费人群也并不会完全被线上平台覆盖,选择来到身边的线下门店。

  不过,即便如此,现在就说二手电子科技类产品是一门好生意,或还为时尚早。任任直言,“大平台,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去做市场的标准化建设。在我看来,不管是爱回收、闲鱼还是转转,这些平台在线上制定的回收流程以及在线下不断扩充门店数量,一方面是增强买卖双方信任度,另一方面也是标准化建设的一部分。”

  “做线下门店,一是塑造品牌,二是买卖双方都有更便捷的交易渠道。把目光放长远来看,比如手机有八成新九成新的差异,但是这种评判标准每家都不一样,如果消费者可以实地看到,那肯定更容易成交。”任任进一步解释道。

  很显然,企业也深知线下的重要性。万物新生多个方面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31日,万物新生集团的线座城市,相比三季度末增加10座;四季度新开店116家,门店总数达1920家。

  但同时,任任也直言,“目前来看,线下门店对行业的推动作用还远远不够,或者说还没有显现出来,但确实是在朝这个方向走。”

  郭天翔也表示,目前来看,头部企业在做标准化投入的过程中,仍会面临不小的困难和挑战。首先是回收渠道较难建立,难以全面覆盖;其次就是,回收的产品检测标准,回收价格等难以统一。

  “当然,销售渠道的建立和覆盖也并非易事,尤其是用户接受度的教育,更是一种挑战。同时,一些难以以成品销售的产品,需要更多的后续处理。这些对于企业来说,都需要很大的成本。”

  。“当然,市场竞争也不可忽视,目前还会有类似黑箱的市场存在,消费者买或者回收一定会比价,毛利率也会因此受限。”

  疾。“电诉宝”显示,退款问题、商品质量、网络欺诈、网络售假、货不对板、售后服务、霸王条款、退换货难、冻结商家资金、客服问题等是2022年二手电商投诉的主要问题。对此,张铭扬建议,

  。“以手机举例,如果是线上购买,收到货之后,录制开箱视频并全程检测。如果不懂行,可以提前找一个懂得检测的商家,如手机店老板等,一旦发现问题,就尽快解决,这样也节省了很多维权的时间。”

  但即便如此,郭天翔依旧认为,在目前新机市场大环境比较低迷的情况下,二手市场不失为一种选择方向。参考资料:

  《爱上“旧物”的年轻人推火二手市场 电子商务平台去年交易规模增20%》,来源:蓝鲸财经。

微信联系